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二(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解封≠疫情结束,出门戴口罩对自己(他人)负责。)
本站域名更换为m.biqule8.com,请替换原有收藏地址!

    擂台上的对峙还在继续。

    空气燥热可是武士们的汗水冰冷从掩住整个面孔的头盔下滴落一滴一滴地打落在手中战斧和长枪上。场外的喧嚣几乎掀破了屋顶。不过对于这些久经战场的武士而言似乎有一层透明的屏障隔开了场内和场外两个世界任凭下了赌注的人疯狂地叫喊他们的世界却是绝对的死寂。贸然进击者只有死路一条这批武士都是数十场搏杀中的生还者不会愚蠢到仗着血勇冲锋。

    这场角斗是二对二。一方是沁阳奴隶武士中出名的一对兄弟另一方则是沁阳商会之主仇士襄豢养的好手。沁阳的奴隶武士若是上场角斗有铜身、铁肩、银颅、钢甲四等。最初出场仅着布衣也就是所谓的铜身。若是能杀死对手就能夺下对方的甲胄装上胸铠之后称为铁肩再晋级则是银颅等到全身披挂都已经齐备则是杀人数十的角斗好手“钢甲”。而诺大的沁阳“钢甲”也不过十几人。这一场角斗就有四名钢甲堪称壮观。

    “姬将军不下一点赌注么?”看台的雅阁中身体微微福的主人慵懒地轻笑。

    雅阁宽大主人横躺在一张精致的牙床上。两名艳姬跪在床头床尾一人捧着冰镇的葡萄一人为他捏腿。轻薄的纱衣不堪遮蔽身体隐隐可见纱衣下肤光致致。圆润的臀部和贲突的乳胸牵着周围几名侍卫的视线确实是少有的尤物。

    不过客席上的两人却是男人中的例外。为的武士将一杆乌金长枪倚在身边漆黑的双眼中尽是冷意。他身侧也是披着皮铠的年轻将军面容清秀随身挎着一柄修狭的长刀眼帘低垂不言不语。

    第三个客人却和两位同伴迥然不同一身胜雪白袍镂金的额圈眉间眼角都是写不尽的风流正挥着一柄白羽扇指点场中淡淡而笑。两名艳姬媚眼丝丝都落在他的身上。

    “我们只怕没有钱输在这里。”姬野冷冷地答道。

    “哈哈哈哈”仇士襄大笑“姬将军是小看仇士襄了我们仇氏世镇沁阳城诸位在沁阳避难就算是我的客人难道这个小小的东道仇士襄也做不起?”

    他一挥手两名侍从疾步而上一人托着漆盘站在姬野的面前一人取出随身的革袋叮叮咚咚地将几十枚金铢洒在盘子里。

    吕归尘心中似乎被蛇咬了一口骤然一痛。他们迫不得已拜访仇士襄是希望暂借五百金铢购置药品和箭枝应急军中受伤的武士已逾两百人没有求医的钱只能用盐水洗刷伤口慢慢等死。以姬野的脾气也只能抱着一丝希望往仇府求助。可是仇士襄答得简单既然有江自寒的荐书留驻沁阳不是问题但是一个金铢的资助都不可给沁阳不能冒险得罪诸侯。而一转眼仇士襄出借赌资却毫不吝惜一掷千金去赌血腥的角斗。想到部属在营中等死这里却挥霍大把的金钱吕归尘隐然作怒。

    “姬将军请随便下注”随从半躬着身子对姬野说话却毫不掩饰洋洋得意的神色。

    他已经看见吕归尘眉间的怒气。可是吕归尘越怒随从们越是高兴。在沁阳的地界上仇士襄的规矩就是律令这支流亡军胆敢仗着宛州总商会“议主”江静渊的荐书不服仇士襄那么就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

    出乎随从的预料一向阴寒的姬野却静静地端坐一双眼睛看着漆盘中旋转的金铢默默不语。

    随从心里一喜以为是震服了这帮没钱的穷棍:“姬将军请赢的钱尽管带走输的算在我们仇公的账上。”

    他说完漆盘中旋转的金光落定他得意的笑脸忽然像是被人揍了一拳怪异地凝在那个笑容上。他方才半躬身子盘中旋转的金铢挡住了姬野的眼睛。等到金铢停下随从看清那双漆黑的眼睛他才惊觉姬野自始至终就没有看金铢一眼彻寒的目光冷冷地贯穿过来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眼睛。

    那是一双杀人的眼睛。

    随从一时惊恐手一抖漆盘落地。几十枚金铢满地滚动仇士襄侍卫武士按着长刀暴起十张弩弓从雅阁周围骤然抬起直指姬野等三人。只是短短的瞬间擂台上还未动手看台上却要溅血五步了。仇士襄的侍卫对于姬野三人的忌惮使得他们神经绷得有如弓弦任何小小的拨动都足以让他们失去控制。

    吕归尘的手瞬间移到“影月”的刀柄上姬野的手肘一沉已经压上了身边的虎牙枪。而此时镇住这个场面的却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那只手优雅地一伸凌空捞住了一枚金铢随即拇指一弹那枚金铢在半空翻滚着落回他的手心。淡淡的笑声在雅阁中响起。

    项空月一振长袍缓缓起身把玩着掌中的金铢:“怎么主客尽欢随从却如此失礼呢?”

    仇士襄此时也惊得坐起。一手正贴在腰间露出匕精致的柄和贴身的一件鱼鳞钢甲。项空月身材修长起身站在床边笑着低眉白袍无风自动仿佛天上一阵行云。仇士襄愣了一瞬猛地一掌拍在牙床上:“混帐!没有我的命令谁敢惊扰了贵客?都滚出去!”

    侍卫们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项空月轻笑着凝视着仇士襄纹丝不动直到侍卫们退尽了他才缓缓地移开了目光。仇士襄心里微微一动多看了项空月一眼忽然觉得这个总是微笑的贵公子其实远比姬野和吕归尘更加可怕。

    他有如罩在一层看不透的云中。

    “乱世中人人自危啊”项空月淡淡地说了一句。同时吕归尘清楚地看见项空月指间那一抹冰雪一样冷脆的白色悄无声息地褪去了。吕归尘长舒了一口气他知道项空月指上的冰刃是如何锋利近身时候杀人项空月未必弱于他和姬野。

    一场小小的变化双方已经在生死两线悄悄地搏杀数次。而项空月自始至终笑容不变。

    “项公子以为这场角斗胜负如何?”仇士襄的兴趣转到了项空月身上。

    项空月抛弄着那枚金铢微微一笑:“仇公的赌注下在哪一方?”

    “项公子是说笑么?持枪的成晋和雷乾烈是我府中豢养的奴隶他们的枪术是名家教导在这两个人身上我花费不下五六千金铢。我当然下注在他们身上。”

    “仇公说的名家是仇公府里供养的枪术好手叶纹么?”

    “是正是叶纹。”

    “听说叶纹叶将军原先是楚卫国的名将只因为晋北一战中单骑劫粮违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